拯救地球之前,电动汽车先杀死了这片沙漠

智利北部阿塔卡玛沙漠的绿洲使人类和动物能够在世界上最干燥的气候中生存数千年。

但那是在开矿之前的事情了。如今,干燥、开裂的地面标志着这片盐滩南端的采矿公司正在进行抽水作业。

沿着一条古老的印加小道,在水井和牧场之间放养家里的羊群。这是已经67岁的莎拉·普拉萨(Sara Plaza)所拥有的回忆。

而现在,她能看到的是一台机器从几乎干涸的蒂罗波佐草原下面泵出淡水。“看,水源都被矿业公司取走了。”她指着石头废墟周围的枯草说,这里曾经是牧羊人夜间的避难所。


莎拉·普拉萨站在干燥的草地上,她家的羊群曾在冬天的几个月里在这里吃草。

“没有人再来这里了,因为没有足够的草给动物吃。”普拉萨说,“但是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这里有很多水,你甚至有可能天真地把整个地区误认为是大海。”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阿塔卡玛已经成为地球上最繁忙的矿区之一,之后还发现了大量的铜和锂矿存储。而锂是生产电动汽车充电电池不可或缺的原料。

近年来,市场对锂的需求激增,也正因为如此,矿业活动也相应加强。智利去年出口了近10亿美元的锂,几乎是四年前出口额的四倍。


电动车将成为锂需求的最大份额。

对软矿物的追求通常被认为是对环境有益。特斯拉等电动车制造商则希望让驾车者更容易、更便宜地用清洁的电池驱动的汽车来替代污染严重的内燃机产品。

到目前为止,电池是电动车中最昂贵的部分,因此开采更多的锂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有助于降低价格。

让更多的电动车上路行驶也是缓解气候变化影响的最有力方式之一,可以减少全球15.6%的碳排放。

但是,提取阿塔卡玛的锂意味着要抽取大量的水和搅动盐水泥浆。在这安第斯山脉的偏远地区,通过电动车拯救地球的希望使命正在摧毁一个脆弱的生态系统,耗尽饮用水储备,对当地环境产生了不可逆转的影响。

“如果我们把这称为可持续的绿色开采,那是在自欺欺人。”研究阿塔卡玛沙漠微生物生命的智利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娜·多拉多尔(Cristina Dorador)表示,“对锂的狂热应该降降温,因为它会直接破坏盐滩、生态系统和当地社区。”

对锂矿业公司来说,这里巨大的盐滩可谓是“最大的宝藏”。在这片超凡的沙漠上点缀着浅浅的泻湖,火烈鸟在其中筑巢,周围环绕着火山和山脉,面积是纽约中央公园的10倍。

当然,想要把这些矿物开采出来,意味着需要在海拔约6500英尺的地方进行作业。


一只火烈鸟在阿塔卡玛的恰萨泻湖觅食。

多拉多尔研究在泻湖中发现的微生物,它们依靠地下水和从山上流下来的溪流生存。数千年来,这些水在盐滩的中心沉积了令人垂涎的矿物质。

这也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维持生命的关键,科学家已经用它来模拟火星上的环境。

矿业公司也不例外,对这一区域的水进行了研究。

铜矿工人在开采过程的每一步都要用水才能把岩石变成99.9%的纯矿板。富含铜的岩石先是被碾碎成一种与水混合的粉末,通过巨大的管道进行运输,接下来,与水混合的化学物质被用来从泥浆中分离铜。

必和必拓集团拥有全球最大的Escondida铜矿,并从盐滩南部的水井中抽水。安托法加斯塔公司也在Zaldivar开展相似的铜矿业务。

阿塔卡玛盐滩锂矿的一个卤水池。

锂矿开采需要的淡水虽然较少,但需要抽取大量的卤水(矿化很强的水),也就是盐滩下层的含盐泥浆。富含矿物质的卤水在加工前被留在大水池中蒸发。

世界上最大的两家锂矿商——美国雅宝公司和智利SQM——目前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从盐滩中提取卤水。

雅宝一名管理人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该公司的生产过程“绝对干净”,而且该公司正在开发一种技术,可以在不泵入超过授权数量的卤水的情况下生产更多的锂。

而作为获得政府许可过程的一部分,矿业公司给出的环境影响研究始终显示,其业务对水位或野生动物没有显著影响。

当地政府水务管理局局长奥斯卡·克里斯蒂(Oscar Cristi)称,该机构认为只要符合法律要求,就不会有不可逆转的损害风险。值得一提的是,此机构没有自己的数据,对盐滩的监管也只是通过各公司的报告完成的。

可以看到,由于缺乏政府数据或全面的独立研究,很难对矿商的声明提出异议。但最近的研究和当地居民的证词表明,情况正在迅速恶化。


在阿塔卡玛盐滩南端,一台燃料发动机从蒂罗波佐的井中抽水。

智利政府非金属矿业委员会(CNMM)对矿业公司提供的数据进行了分析。根据该委员会的几份报告,从2000年到2015年,从盐滩抽取的水量比过滤后的水量高出21%。

在过去的10年里,盐滩南部的一些井的水位总共下降了大约一米。而在有数据记录的的15年时间里,盐滩中部的平均水平每年下降20厘米至1米。

当地居民感觉到了水位的下降。

离矿区最近的村庄Peine拥有每秒泵1.5升水的许可证,可为400名居民和可能高达600人的矿工提供水源。

必和必拓Escondida铜矿拥有每秒抽取1400升的许可证,锂矿商雅宝和SQM则拥有每秒抽取2000升卤水的执照。

在Peine村,分配给家庭的水往往不够。当地政府不得不在夜间关闭自来水,这样水箱才能重新注满水。在盛夏,断水情况最多持续了四天之久。

对此,CNMM称水位的下降与锂矿商开采卤水的增加有关。它还开始研究新的措施,使政府能够独立监测环境变化。

但当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于2018年3月再次当选智利总统后,他的政府解散了该委员会。

另一方面,阿塔卡玛的降雨稀少,太阳辐射全球最高——比莫哈韦沙漠平均高出30%——导致了快速蒸发,使得矿商能够以较低的成本生产出高质量的锂。

但这种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的开采方法,导致了大量水资源的流失。

一些公司和科学家正在研究如何通过化学过程提取锂,然后将水重新注入盐层。这种做法能够杜绝蒸发池的使用,但相关技术尚未实现商业化。


阿塔卡玛人民委员会(APC)主席塞尔吉奥•库比洛斯(Sergio Cubillos)站在Peine村的一个空水槽上。

代表生活在盐滩附近18个土著社区的APC表示,过去几年,盐滩南部的草地和泻湖面积有所缩小,火烈鸟的数量也有所下降。

“每个公司都有他们自己的研究,也完全符合规定。”该委员会环境问题协调员弗朗西斯科·蒙达卡(Francisco Mondaca)解释说,“问题是这些规则很弱。水、植物和动物是分开测量的,所以我们不知道一个变化会如何影响另一个。”

当地社区想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在上个月,APC在盐滩的一个泻湖上建立了第一个监测站。不仅如此,该装置将持续监测水位,而不是像矿业公司那样每月测量一次。

明年,APC计划再建14个站点。


电动车用到的矿物资源比内燃机汽车多。

锂需求的巨大增长正在将其他矿业公司吸引到安第斯山脉的阿塔卡玛和其他盐滩。

“智利政府鼓励越来越多的公司来这里勘探和开采锂,但他们没有能力监督所有这些。人们需要意识到锂会带来环境成本,而这种成本在这里已经显现出来。”库比洛斯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必和必拓承诺到2030年完全停止在智利使用淡水,并已向海水淡化厂投资40亿美元。与此同时,该公司也正在要求将用水权从2020年延长至2030年,还承诺将抽水速率降至每秒640升。

“监测结果没有显示环境变化与现有许可下的预期有所不同。”该公司一位管理人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安托法加斯塔的Zaldivar铜矿也在寻求新的许可证,以便在2029年之前每秒抽取213升水。

据智利科学家多拉多尔说,目前智利约40%的盐滩有锂勘探任务在进行当中。她警告说,如果目前的开采方式继续下去,盐滩将面临水资源枯竭的风险。


锂矿的地面上铺有很长的泵管。

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多拉多尔指的是拉古尼亚斯盐滩,该盐滩在必和必拓开采Cerro Colorado矿区10多年后受到了严重影响。

另外,由于采矿业的活跃,位于必和必拓Escondida铜矿附近的Punta Negra盐滩和Michincha盐滩也变得更为干燥。后者位于英美资源集团和嘉能可所有的Collahuasi铜矿附近。

蒙达卡认为:“阿塔卡玛盐滩是智利最大的盐滩,这意味着那里的任何变化都会发生得更慢,但它可能会和其他盐滩一样遭遇同样的命运。”

他警告说,矿业公司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没有考虑到气候变暖,这可能会加快地区变得越来越干燥。

“气候变化只会让这个问题变得更严重。矿业公司说他们的所作所为在未来20年内不会有影响,但随着气候变化,可能10年,甚至是5年后就会有变化。没人能确定。”蒙达卡说道。

这可能是“绿色革命”刺激对电动车和锂电池需求增长的最大讽刺。

数百万年间,盐滩正成为一个慢慢干涸的湖泊,而随着气温的上升,这一过程可能会发生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科学家们已经开始将阿塔卡玛脆弱的环境视为理解生命起源和气候变化影响的关键。

“这是一幅未来湖泊会变成什么样的图片。”对多拉多尔来说,把水从这个垂死的生态系统中抽出来,意味着在科学家有机会完全了解它之前,带走了它的最后一口气。


*本文由盖世汽车大V说专栏作者撰写,他们为本文的真实性和中立性负责,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盖世汽车。本文版权归原创作者和盖世汽车所有,禁止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汽车商业评论

推动中国汽车向前进

  • 285352

  • 186

盖世大V作者

关于盖世汽车资讯| 联系电话:021-39586126 | 联系邮箱:info@gasgoo.com| 客服QQ:2569524782

盖世汽车旗下网站:中文站|国际站|中文汽车资讯|英文汽车资讯|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 版权所有2011|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沪ICP备07023350号